Open Access. Powered by Scholars. Published by Universities.®

Political Science Commons

Open Access. Powered by Scholars. Published by Universities.®

Communication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Articles 1 - 21 of 21

Full-Text Articles in Political Science

Perspective Of Post-Totalitarianism : Meticulousness As Method In Hong Kong, Po Chu Hui Jun 2018

Perspective Of Post-Totalitarianism : Meticulousness As Method In Hong Kong, Po Chu Hui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In this essay, the author would like to look into the ideas of totalitarianism and post-totalitarianism illustrated by Hannah Arendt and Vaclav Havel respectively, followed by a short review on the changes of Hong Kong since the Umbrella Movement and a reflection on the attitude and principle in social movement.


自由不自由 : 比特幣 (Bitcoin) 與自由主義的關係, Suk Nga Wong Jun 2018

自由不自由 : 比特幣 (Bitcoin) 與自由主義的關係, Suk Nga Wong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本文嘗試探討從零九年新興至近年炒熱的虛擬貨幣系統比特幣(Bitcoin)與自由主義之間的關係,同時以十九世紀三十年代的國際金本位(International Gold Standard)的歷史與比特幣冒起至今的過程和目的作出比較,嘗試推敲比特幣最終會否如國際金本位對全球帶來影響。


民粹主義作為極權主張的有利條件, Shing Yin Chan Jun 2018

民粹主義作為極權主張的有利條件, Shing Yin Chan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二零一七年七月的立法會議員被DQ(被取消資格)、八月「東北13刑期覆核案」及「雙學三子判囚」,不禁令人思考,香港是否已由威權管治年代走向極權管治。雖然香港不是處於極權年代,但既然極權主義最終「統制約束民眾百姓的生命/生活的每一個環節」,將我們「製造成孤立或原子化的個體」。那麼這個時代下,思考、認識極權主義變得極為重要。本文嘗試以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作例子,分析民粹主義如何作為極權主張的有利條件。


從香港的廣場舞看差異政治和社區文化發展, Kit Sum Ng Jun 2018

從香港的廣場舞看差異政治和社區文化發展, Kit Sum Ng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廣場舞在內地流行以久,近年甚至發展起來,規模組織甚大,躋身中國第十三屆全運會。近這五年,香港也開始有不少跳廣場舞的婦女出現在公園和河畔之中。她們多由已婚女性組成,不少是來自中國的新移民。她們起初集中於北區,以天水圍天秀公園和屯門公園為最大規模,近年也分散到港九各大小屋村、旺角西洋菜街,連西環碼頭也見其蹤影。這完全是民間自發的活動;在新移民飽受歧視,被社會經濟邊緣化的香港,廣場舞看似能成為她們自己共通的語言,讓她們團結成為群體,增加社會資本和權力。但同時,跳廣場舞又激起另一波中港矛盾,他們的歌曲和美感被大受批評,質疑她們的「大陸人身份」,甚至被本土派驅趕。廣場舞是否能成為正面的「差異政治」?強調差異是否只會帶來更多歧視,激發更多矛盾?社區藝術是否真的不需要被大眾肯定的美感?廣場舞能當作社區藝術嗎?能讓新移民真正充權嗎?


鄂蘭在今日香港, Yan Ting Kum Jun 2018

鄂蘭在今日香港, Yan Ting Kum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自從有立法會議員以不同原因被取消議員資格後,社會上不少輿論蜂湧般指香港已經踏入「威權社會」。關於「威權社會」的討論在此前並未出現,相反只見有學者在香港的處境尋找「極權主義」及Václav Havel描述的「後極權主義」的元素,從而比較納粹主義等「極權主義」年代與香港當下的異同。然而,在「威權社會」的標籖冒起後,社會對「極權主義」相關的探討冷卻了。

究竟當下的香港面對的是「威權管治」還是「極權管治」,這問題需要更多思考,但兩者毋需對立。即使香港面對的是「威權管治」,在香港當下還是可以找到一些「極權主義」的元素。Stein Ringen歸納Hannah Arendt在《極權主義的起源》裡的分析,指出「極權主義」有四大特點:一、以恐懼作為統治的骨幹手段;二、統治無遠弗屆,甚至會進入私人領域(包括家庭與思想);三、透過廣泛全面及非人性的官僚機構來統治;四、國家以意識形態來解釋使命及將其權力合理化。Ringen依從Arendt對「極權主義」的理解,指出中共是「極權政體」而非「威權政體」。雖然有「一國兩制」作屏障,但香港受中共管治,無論是否同意Ringen的分析,從香港的現況也可以找到與「極權主義」類似的徵狀,例如政府提出立「國歌法」,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就指「國歌法」需要有追溯力,意指將之前「侮辱國歌」的人收監,這種不理會法理的做法可以視為恐懼的管治,儘管與過去法西斯主義的暴力手段不同。

《極權主義的起源》的第三部關於「極權主義」的部份有更多更深入的描述,例如從組織層面消弭多元、透過排除揭露謊言的力量(甚至虛構事實)來保護及捍衞極權的政權等,與香港當下的狀況也有不少類似之處。不過,不論是「威權管治」還是Arendt所講的「極權管治」,她的分析重點並非只有如何作出這種判定,更包括尋找極權主義的根源和要素,而只要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這些根源、要素就會演變成極權主義。換個角度說,她不單要描述「極權主義」的狀況,更要瞭解何以 ...


當代中國民族主義考察 : 以在港內地留學生的認同情感為個案 = On Nationalism In Modern China : A Case Study Of Identification Of Chinese Students Abroad In Hong Kong, Zhifan Ji Mar 2018

當代中國民族主義考察 : 以在港內地留學生的認同情感為個案 = On Nationalism In Modern China : A Case Study Of Identification Of Chinese Students Abroad In Hong Kong, Zhifan Ji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本文立足於歷史關照,試圖分析當代中國的民族主義問題,以求理解當下世界發生的問題和危機。關照二十世紀早期的歐洲的極權主義研究,本文以經驗性研究仔細地考察民族主義的運作和細節。通過訪問兩位在港的內地留學生,本文考察了他們在新語境中的認同及其變化。他們對於並行的「發展」想像與民族主義有著強烈的情感,而對民族和發展的認同在對針對中國共產黨的論述中可以依然保持完整。而當個人面臨民族身份的危機之時,個人會傾向於通過隔離和自我抽離來維護自己的身份。

This research aims at an understanding of problems and crisis nowadays, which are greatly inspired by the comparison with the era of early twentieth century of Europe. Totalitarianism is one dominant issue of the time, on which the bulk analysis is expected to provide insight to modern China's nationalism. By interviewing students now abroad in Hong Kong, this research makes brief but detailed examination on their identifications in a shifted social context. It is found that "development" runs with and helps shaping nationalism while sometimes Communist ...


如何在香港社運說「無望」? : 希望/無望政治的文化政治學, Yan Ting Kum Nov 2017

如何在香港社運說「無望」? : 希望/無望政治的文化政治學, Yan Ting Kum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香港的社會運動發展在短短三年間,由高峰回落,衍生「後雨傘年代」的各種特質。在理解這些特質前,我們不妨先了解社運參與者的情緒起跌。事實上,不論參與社運的結果會如何,參與者都認為因為現況存有不公義與希望作出改變才會參與社會運動。如果當初有機會改變不公義情況的「希望」是連結參與者的力量,那麼當「希望」消退時,隨之而來的「無望」情緒與上述的「後雨傘時代」特質有甚麼關係?


後雨傘時期的香港電影業, Kit Man Wong Sep 2017

後雨傘時期的香港電影業, Kit Man Wong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電影《十年》於香港上映一周年。一年過去,《十年:方言篇》導演歐文傑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表示,《十年》令他真正感受到香港存在自我審查:「以前拍獨立電影,只要符合電檢,過到送檢就可以上畫,毋須有政治考慮⋯⋯到上映俾人封殺,場場滿座,但戲院都落你畫。⋯⋯就知道原來現實係咁,人只可以跟住時代一步步行,曾經都好沮喪。」《十年》作為後雨傘時代(意指二零一四年雨傘運動以降)的標誌性本土電影,歐文傑此番說話正指出,香港電影業於後雨傘時代正面對來自投資方、發行商、院線各方面更嚴苛的「自我審查」,甚至來自政權明目張膽的打壓。面對此等壓抑,到底香港電影業的前路,是否就只能如歐文傑所言:「人只可以跟住時代一步步行」,還是能夠另闢蹊徑,擺脫壓抑?本文嘗試以香港電影所面對的壓抑為切入點,引申探討香港電影業的出路,想像重構香港電影主體性的可能。


社會的「不能動」與曾俊華競選策略 : 「薯粉現象」的文化政治, Chung Ming Chan Jul 2017

社會的「不能動」與曾俊華競選策略 : 「薯粉現象」的文化政治, Chung Ming Chan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2017年特首選舉落幕,最終由林鄭月娥取得七百七十七票成為新一屆特首。公民社會在選戰中分成三個派別,一者為支持林鄭月娥的建制派;二者為挺曾俊華的溫和民主派;三者為拒絕小圈子選舉的激進民主派。民主派出現的對立,被分別說成「策略派」以及「原則派」。曾俊華的競選策略,分別吸納各民主派系的群眾,使民主陣營分裂;而民主陣營的分裂,亦與近年社會運動處於低潮期不無關係。本文將嘗試以何春蕤和甯應斌的《民困愁城》扣連三者:社會運動低潮、曾俊華的競選策略,以及民主陣營分裂,嘗試從憂鬱症/不能動的主體的生成,理解公民社會轉向休養生息的脈絡。

文章將會先通過何春蕤和甯應斌的《民困愁城》,看憂鬱症與不能動的主體的生成。接著我們會按溫和民主派、激進民主派、本土派三個陣營,理解他們曾經向香港社會提供的希望,及後失落希望的過程。然後我們會看曾俊華的選舉策略如何針對這三個陣營,以達至吸納各陣營群眾的效果。


人靠面書 : 分析特首選戰的「信任」與「薯粉」的形成, Ching Leung Jul 2017

人靠面書 : 分析特首選戰的「信任」與「薯粉」的形成, Ching Leung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曾俊華候選人競選專頁是具有研究價值的,從研究其專頁可以了解新時代政治如何利用面書,和網絡新媒體去塑造一種意識和情感。本文將探討曾俊華如何利用面書去重塑和加強個人形象,怎樣利用情感和回憶去建立一種無形的信任度,並揭示新媒體快速影響我們每個人對事件和對人的價值判斷。


論「六四悼念晚會」: 不悲哀的哀悼與消失的歷史, Yan Ting Kum Jul 2017

論「六四悼念晚會」: 不悲哀的哀悼與消失的歷史, Yan Ting Kum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舉辦「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的支聯會近年備受批評,行禮如儀、目標脫節等批判不絕於耳,於是「本土派」在尖沙咀另起爐灶,有大學舉辦與傳統不同的悼念活動,維多利亞公園自二零一三年起不再是集體悼念「天安門事件」的唯一場所。自此,悼念應否到維園成為每年六月四日前的必然爭論,而維園的燭光則逐年變得暗淡。另一個主流爭論由大學生帶起,前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在二零一六年提出悼念六四非必要,認為「件事無推進」、「唔應該視為理所當然的責任」。悼念六四應否劃上句號?應以甚麼形式悼念?要思考這些問題,我們不得不思考悼念的本質與意義,但遺憾現時爭論不單沒有觸及這些問題,更刻意逃避觸碰它們,於是開展不了有意義的討論。因此,我們應該思考的問題是悼念的意義,而緣何有人堅持於維園燃起燭光悼念,有人則堅持另起爐灶,而雙方的論述何以無法傳達給對方。


2017 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 The Mediation Of John Tsang's Campaign, Po Lam, Justine Ng Jul 2017

2017 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 The Mediation Of John Tsang's Campaign, Po Lam, Justine Ng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About two decades ago, Silverstone (1999) already observed that people had been living in "a presentational culture in which appearance was reality" and his observation still stands true today. In fact, the media is a process of mediations which shape our experiences in perceiving the reality, and it constitutes front stages for us to identify and present ourselves, impress others and manage our social images, which explain that actions in the media are all mediated performances. In the recent 2017 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according to various polls (Ng, 2017), one of the candidates John Tsang Chun-wah was the ...


港式民族主義, Yan Ting Kum Mar 2017

港式民族主義, Yan Ting Kum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民族」之路對香港人的身分建構及港獨思潮皆是一條艱難而且無從說起之路,但香港人仍然執着要以特定的方式走這條路,這現象將會是本文討論的目標。


從「港中大戰」看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Man Kit Fung Jan 2017

從「港中大戰」看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Man Kit Fung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二零一八年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已在二零一五年下半年陸續開始。因著中國足球協會(下稱中國足協)推出的一組宣傳海報,帶有種族歧視之嫌,引來港人及網民對中國足協大肆抨擊。除此之外,香港足球總會(下稱香港足總)把中國足協的海報作二次創作,提出「要為香港出一口氣」、「唔好比人睇死」、「你係香港人點都要撐」的口號,成功吸引了港人的目光。在港中矛盾又或中港矛盾的氛圍下,香港對中國又或中國對香港的世界盃外圍賽,成為了全城觸目的港中大戰或中港大戰。

在二零一五年九月及十一月的香港對中國的世界盃外圍賽中,在香港隊頑強的防守下,兩仗均以零比零守和實力比香港隊高的中國隊。特別是九月港隊作客守和中國一戰,更是完完全全的表現了香港隊高強的鬥志。因為當時香港超級聯賽尚未開鑼,故香港隊的球員在體能及狀態上均不及在聯賽正打得如火如荼的中國隊。香港隊以作客的身份,在體能和狀態都不足的情況下,憑著將士用命終能守和中國隊。

香港足總以「撐自己人」的口號迅速流行起來時,同時讓港人掀起討論香港隊的熱潮。國際運動往往被視為國與國或民族與民族之間的戰爭,因此運動比賽也每每逼使人去反思自己所擁抱、歸屬的對象是甚麼,反思自己是哪裏的人。


從獅子山精神看財富不均現象 : 我們應否承傳獅子山精神?, Yu Ho Kwok Nov 2016

從獅子山精神看財富不均現象 : 我們應否承傳獅子山精神?, Yu Ho Kwok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香港由工業年代發展至現今的國際大都會,這種成就感,必然會令七、八十年代的香港人感到自豪,他們認為是用他們默默耕耘的勞動力去建立的,而這種獅子山精神在許煜的《獅子山精神的批判》文章裏認為是一種和諧家庭及肯捱肯幹的工作價值觀。他們經歷了戰亂後的情況及從工業轉變的經濟結構,他們的勞動方式也隨著時間而變化,其目的也是追求穩定的生活。勞碌過後的穩定生活,從而開始追求不勞而獲的資本利潤,演變成現今的資本所產生的巨大問題──財富分配的巨大差距。經過兩代人的勞動力所創造的獅子山精神當然值得自豪,可惜的是新一代活著一個建基於這種精神的富裕時代,所追求的不是動亂之中穩定下來,而是追求新的價值觀。不論是從政治上還是從經濟上更重視上一代所產生下來的環境及忽略社會資本的問題。政治價值觀往往還是有世代代溝,我們比一上代更為自由,可能這樣更加追求非經濟的目標,在政治及經濟上明顯地積極,更挑戰主流社會的規範,這樣就會與長輩他們起衝突。現今由工業轉變為服務業的勞動力以及金融和不動產等的資本集中,導致公共資源被壟斷等情況出現,只會令財富不均不斷擴大。獅子山精神是他們對現今的人們也應該用這種方式的勞動為自己將來建立想得到的安穩生活,而這種獅子山下背後的精神我們還要承傳下去嗎?


「不要大台」到「傘落社區」 : 從雨傘運動再思公民運動組織模式的轉向, Man Yee, Peggy Siu Nov 2016

「不要大台」到「傘落社區」 : 從雨傘運動再思公民運動組織模式的轉向, Man Yee, Peggy Siu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持續佔領了香港幾個主要幹道長達七十九天的雨傘運動仿如平地一聲雷,跟警方施放的八十七枚催淚彈同樣令人嘩然,前者牽起新世代的公民社會運動,後者宣告香港社會進入威權政治時期。隨着幾個佔領區被禁制令逐一強制撤離後,除零星佔領者堅持留守公民廣場外,佔領行動可說暫告一段落。然而,運動並沒有隨之而結束。無論是留守佔領或曾到佔領區支援的每一位參與者,也帶着對公民社會運動新的詮釋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裏去,在這個前題下,未來的運動將如何組織,成為民間團體以至政黨必需要面對的考驗。


亞洲批判論述對香港主體性釋放的可能性, Lok Man Ng Nov 2016

亞洲批判論述對香港主體性釋放的可能性, Lok Man Ng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近年香港公民抗爭的行動頻頻發生,在這些對立衝突的情景中,總會有不同立場的人士跳出來定義「誰是香港人?」,或者宣稱「香港人應該(感謝中央/對抗中央)……」。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前後,香港社會並非沒有討論過身分問題,不過實際上香港人在中英談判裏沒有位置,也沒有決定權,最終只是被動地獲得「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的承諾。直至回歸日子漸長,承諾逐漸失效。二零一四年六月發表的白皮書指出,一國是兩制的基礎,並沒有剩餘權力,香港人的自主性進一步被否定和削弱。

在種種社會矛盾中更突顯香港人思考自身命運和未來時的失語。好像討論政制改革時,「和平佔中」曾提出,普選應須符合「國際標準」,很多支持民主的香港人都會認同和這樣宣傳。事實上,「和平佔中」提出的「標準」是具體的,但何謂「國際」呢?是指「西方」?「外國」?為甚麼香港思考自己的未來時會投射一個「國際」或者「西方」的「憧憬」?這明顯只是指「中國標準」的對立面。

二元對立,非友即敵,是近年在香港的討論裏一個主要的問題。其中一個主要對立面是「本土-中國」,香港人面對經濟崛起的「祖國」,優勢不再,而且中國對香港人的自主權日益收緊,令不少香港人對中國愈來愈反感,同時在港親中者又忿恨為何回歸十多年,仍然「人心未回歸」;而在「本土」裏面,還有「本土意識覺醒,推動公民抗命」的人士(由保育運動開始),和「維護本土利益不受內地人侵略」的「本土派」,前者會被後者稱為「左膠」,而後者亦會被前者稱為「右膠」(或者「熱狗」)。每每討論一個問題,總是立場先行,各人總是被急速地歸邊,跌入二元的死胡同。雨傘運動後尤甚。

香港人總是掌握不到自己的命運,講不到自己的故事,對自己的社會處境問不到根本的問題,要跟不同立場的人討論時又找不到討論空間,總是毫無推進,混在一堆不能言傳的困局當中。

這些問題都是香港解殖過程未順利開展和主體性難產的表徵。主體性關乎是自我意識的覺醒,由人的主體自覺和不斷反思而成,除了個人的體現外,也在公民主體的權利和責任之上的實踐。

如果我們不能從制度上去改革這種「殖民未解 ...


社會治安、保護青少年與香港漫畫「不良讀物」的形象 : 兼論《小流氓》與《龍虎門》主題轉變之緣由, Wai Li Chu Nov 2016

社會治安、保護青少年與香港漫畫「不良讀物」的形象 : 兼論《小流氓》與《龍虎門》主題轉變之緣由, Wai Li Chu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本文旨在指出在港英政府銳意撲滅罪行下,漫畫最終在保護兒童心理及維持治安的社會需要下被視為不良刊物。早於一九五零年代反漫畫風潮席捲全球時,港英政府已考慮跟從英國立法限制輸入和出版恐怖漫畫,以正社會風氣。而且,一九六零年代以來三合會在公共屋邨的活動猖獗導致青少年犯罪率上升,故在罪行成因研究小組委會的研究下,漫畫被視為渲染暴力、敗壞社會道德、促成青少年偏差行為的誘因。因此,雖然以黃玉郎《小流氓》為首的武打漫畫如一九五零及一九六零年代的社會漫畫般揭露社會黑暗,甚至進而滿足基層市民渴望英雄行俠仗義的願望,但它們的內容不單被定性為反社會行為的描寫,其武打及色情元素在撲滅暴力罪行運動、保護兒童心理的社會形勢下更引起公眾抨擊。一九七三年,香港社會工作者協會等組織便撰寫《公仔書之暴力與色情研究報告》,指控相關刊物傳達不良意識,並要求政府立法禁制,最終促使《不良刊物條例》於一九七五年生效。這不單令揭示社會黑暗、強調鋤強扶弱的《小流氓》轉變為描寫打鬥情節、武功升級的《龍虎門》,也令漫畫被社會標籤為不良讀物,影響至今。由是之故,在港英政府及本地社會撲滅罪行、維持社會治安及保護青少年的需要下,漫畫由是從反映社會實況的藝術貶為傳播不良意識的次等讀物。

同時,本文也嘗試解釋《小流氓》轉變為《龍虎門》的原因及二者之差別。一九七零年,以香港為故事背景《小流氓》出版,其揭示社會惡霸橫行、毒品為禍工人與平民階級,以及英雄鋤強扶弱、行俠仗義的內容,不單深化一九五零與一九六零年代社會漫畫的題材,其展現本地社會的黑暗及俠義精神更得到讀者的支持和認同。然而,在一九七零年代初撲滅罪行運動的趨勢下,政府、大專院校與社會組織的研究皆把社會罪行的源頭指向漫畫,黃玉郎為建立《小流氓》的良好形象,在作品加入響應撲滅罪行運動、教導讀者自衛的內容。及至一九七五年《不良刊物條例》實施前後,《小流氓》的故事背景逐漸從香港移至日本、韓國、東南亞的世界各地,其主題也從揭示社會黑暗、行俠仗義轉變為強調武打技擊、武功描繪的《龍虎門》。由是之故,本文結合一九七零年代的政治及社會形勢,嘗試指出《龍虎門》的主題及編寫重點的轉變不單是為故事提供更廣闊的發展空間,更是規避政府審查的營商手法。

故此,本文將先梳理有關文化產品與漫畫的理論,為往後的論述定下框架。在簡述一九五零年代後期以來香港社會治安與罪案橫行的情況後,本文將集中討論黃玉郎在一九七零年出版、風靡香港的《小流氓》,說明其反映社會現實及「小流氓」行俠仗義的內容深化一九五零及一九六零年代展示社會實況的特色,並成功得到讀者的認同和支持。本文繼而以《小流氓》為例,說明其行俠仗義的內容,以及暴力血腥的畫面引起家長的疑慮,最終被港英政府定性為反社會行為論述及荼毒青少年,甚至是青少年犯罪的誘因。本文最後將討論在保護兒童的思維下 ...


嘉年華式報導損害民主, Yuk Ming Leung Apr 2012

嘉年華式報導損害民主, Yuk Ming Leung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政客的醜聞從來都是新聞媒體的尤物;而在選舉期間,媒體主動揭發參選人的「陰私」,或者從其他侯選者獲得資料而披露這些醜聞,已成為理當所然的新聞焦點。近期不論唐英年涉嫌的婚外情及私生子消息、或梁振英在西九計劃審批的角色,連日來被傳媒廣泛報導。誰知爆了現任特首坐享富豪朋友款待的消息,引發利益輸送的揣測,使針對選情的報導被蓋過鋒芒。本來官員涉嫌收受利益、參選人牽涉利益沖突,品格及道德操守成疑的行為証据,直接影響其管治誠信、認受性、甚至外間對香港的印象;故此傳媒揭發這些「醜聞」,既符合公眾利益,更彰顯傳媒監察政府,為民眾充權的社會責任。但觀一些報章連日來不單清楚支持某參選人,在報導個別參選人的「缺失」上,對「敵方」的篇幅較所支持的多,以致對前者欠公平之餘,亦有為後者護航之嫌。


Hegemony (霸權/領導權) Nov 2006

Hegemony (霸權/領導權)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英語 hegemony 一詞的希臘文和拉丁文形式是egemon,egemonia。據雷蒙‧威廉斯的考證,hegemony的本義是指一個國家的領導人或統治者,但在傳統上這個詞主要用來表示國與國之間的政治統治關係,同中國古代政治思想中「霸」的概念有些類似,都含有以實力迫使別國臣服的意思。所以,hegemony 在中文裏通常被譯為「霸權」。例如人們談論得越來越多的文化霸權,在當代世界語境中,系指西方發達國家憑藉強大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實力強制推行其意識形態和文化價值觀。在這個意義上,文化霸權和文化帝國主義基本上是作為同義詞使用的。

--《讀書》1995.2


「統識」教育, Ming Wai Lee Nov 2006

「統識」教育, Ming Wai Lee

Cultural Studies@Lingnan 文化研究@嶺南

『霸權』一詞容易令人聯想到強者持著特權令弱者得不到公平對待的情形,在本期陳燕谷的文章帶出『領導權』的譯名,比較貼合現今社會的實況。 Hegemony一字的出處和演變,有關『霸權』、『領導權』和『統識』的概念,在其他文章已有解說,本文試圖從『領導』和『統識』的方向,從香港教育中舉出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