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Access. Powered by Scholars. Published by Universities.®

Chinese Studies Commons

Open Access. Powered by Scholars. Published by Universities.®

1929

Articles 1 - 30 of 32

Full-Text Articles in Chinese Studies

來布尼茲與東西文化, Nai Zin Zia Jan 1929

來布尼茲與東西文化, Nai Zin Zia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近十餘年來,東西洋文化比較觀成為國內最流行題目之一。本篇並不是想來湊什麼熱鬧,作者更非有「包舉宇內囊括四海」之意,或有所謂「學貫中西」底神通; 只是偶於今春講授西洋近代哲學到十七世紀末葉底來布尼茲 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 (1646 - 1718),讀了他的傳記,無意中發現他是個東西文化交涉案中頗有關係的人物,遂把他的思想,生平,與其接觸中國之由來及所受影響,連帶了他的中國觀,拉拉雜雜地一併介紹過來。


有關經濟重要的綠椿象研究, William E. Hoffmann Jan 1929

有關經濟重要的綠椿象研究, William E. Hoffmann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一九二六年春與孟夏,綠樁象Acanthocoris scabraton (F.)為害於燈籠果(Physolis Peruvigna L.)甚烈,時嶺南農科大學四年級生王君靄俊方以其生命史為「專題之研究」,余乃任指導之責焉。學期末,所育疑蛹尚未成虫,而王君須離校,余乃代畢其事。季夏,余復以此題授數學生,使之得養育昆虫之經驗。於是所得資料益豐。初,余擬於一九二七年夏再詳究其生命史,既以遠適他國,此事未果。但其後仍加種種之考察,所得雖未詳盡,然而畧記付刋似不容緩也。


木瓜炭疽病之研究 = Anthracnose Of Papaya, Liangdong Lin Jan 1929

木瓜炭疽病之研究 = Anthracnose Of Papaya, Liangdong Lin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木瓜(Carica Tapaya)屬熱帶植物,樹幹直立,罕生旁枝,高約數尺至丈餘;葉,花均聚生於樹幹之上部,葉大如葵,缺刻甚深,全葉共有七至九缺刻,葉柄長約兩尺許,初生時乃逕自樹幹之頂部操出;花生於葉腋之間。木瓜樹不特雌雄異花,而更有雌雄異株之特性。雄花與雞蛋花相似,而雌花之子房特別膨大,長成即為木瓜。木瓜幼嫩時青綠色,熟呈黃色或金黃色。果形若香瓜,成熟時每顆之重量可有斤半至三斤;因種類之不同,每顆亦可長大四五斤重者。


廣東的土紙業, F. A. Maclure Jan 1929

廣東的土紙業, F. A. Maclure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中國的製紙術,發明了二千多年。但是她今日的製紙法,有許多地方,依然與西方各國,大大相反。製紙手續雖然所差無幾,原理幾乎是一樣,但是說到速率,中國紙工,看見外國製紙要快到可驚,正如西洋紙工,看見中國製紙,慢得好笑。然而中國製紙,雖然是慢,製品種類,雖然不多,但是看一看這種手工製紙法之精微完善,製成紙張之華麗齊一,恐怕無論那一個人,免不得發生一種欽佩羨慕底情緒。


幾種現行初中國文教科書的分析研究, Zhen Ruan Jan 1929

幾種現行初中國文教科書的分析研究, Zhen Ruan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我國初辦學校的時候,中學的各科教材,除國文外,差不多都是取材於東西洋教科書的。二十年前的中等學校,數學理化博物世界史地等科的教材,或用原本,或用譯本,自編的很少,當然不必說了;就是本國史地教本,也多譯自東洋。那時中等學校教國文,只由教師從舊日的選本中選幾篇,不用什麼教科書的。這自然有很多原因:一來,中國舊時本有古文觀止,古文析義,古文辭類篡,以及經史百家雜鈔等選本,似乎沒有編輯國文教科書的需要;二來,教國文的都是老先生,除了講解句讀字義筆法之外,無所謂的國文教法,還用得著什麼教科書?三來,因為國文教科書不能從東西洋教本中去翻譯,教師又不能自編,就是編成了,也難得人家採用。有這種種原因,所以國文教科書的編輯問題,在當時很少人注意;在後來也很少人研究;直到現在,那幾部最通行的初中國文教科書,還有很多不適於實際教學的應用。


Fourier定理之研究, Shibin Zhu Jan 1929

Fourier定理之研究, Shibin Zhu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近世物理學及電磁學應用Fourier定理者甚多,凡有週期性之現象均可賴此表明之,而熱能之傳佈理論更藉此益彰焉。該定理之用途初非僅限於物理學或電磁學而止也,舉凡一切數理分析學均有重大之應用焉。是故明曉該定理之性質之用途實為至要。然則該定理所言為何?所用若何?今試述其緣起俾吾人有更大之興味焉。當十八世紀中葉數學家有一相同之疑題:即謂任何一週期函數能否以一無窮系數代之,其時理說紛紜莫衷一是,迨至Fourier氏研究熱能傳佈後始確定之曰:凡週期函數不論屬人為者抑屬自然者,均可用無窮三角系數表出之,其係數均為一定之恆數焉。後世因名曰Fourier定理,今特分節論之如下。又本篇所討論者祗及其數理上之應用,至其積分方式及理論均未論及焉。


十八世紀歐洲文學裡的趙氏孤兒, Shouyi Chen Jan 1929

十八世紀歐洲文學裡的趙氏孤兒, Shouyi Chen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我們在本文裡想要研究的對象是歐洲十八世紀裡對於趙氏孤兒的批評和擬作或改作。趙氏孤兒,我們都曉得,是元曲的一種,原名趙氏孤兒大報警,一作趙氏孤兒冤報冤。牠的著者是元朝第一期劇曲家紀君祥(一作紀天祥)。牠的故事內容,是根據史記趙世家裡晉大夫屠岸賈誅趙氏和晉景公和韓厥謀立趙孤兒的一段記載。紀君祥的藝術,在他當時本不算尋常,李調元在雨村曲話裡曾引涵虛曲論的話,以為紀氏之作,如「雪裡梅花」;可是趙氏孤兒譯進法文的時候——十八世紀——歐洲戲劇,久已發達,紀氏之作,與之相較,恐怕不無遜色。而且當時譯本,也很尋常,不能掩蓋原作的短處。然而中國戲劇有歐文譯本者,袛此一篇,所以歐洲戲家之矜意地尋找中國題材者,都不能不依靠趙氏孤兒的譯本。


論理主義之思惟概念, Chong Cheng Jan 1929

論理主義之思惟概念, Chong Cheng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自從康德Kint(1724-1894)沒後,在哲學史上可以看出有兩種極大的主潮:一即經過Fiehte,Schelling等十九世紀初頭之浪漫主義所發展的絕對的思辨的觀念論──黑格爾派──;一即反對此等藝術的,主觀的宇宙觀,一面因自然科學的發達所喚起之物理的唯物論。例如Buchnern Mol sciott及Vogt等。再與物理的唯物論有姊妹關係,而同時反對康德的學說者,又有所謂心理主義之哲學。其代表者自然是Eerbirt及Fries。此心理主義與物理的唯物論兩者並翼齊飛,風靡了十九世紀的中葉,這也是哲學史上的記述,此處不煩費詞。此外自然尚有甚麼由生物學的觀點來論智識的直觀哲學,尚有由活經驗的見地去觀察智識之過程的實用主義,或行為主義,但是最引起我們所注意的,不是近二百年來哲學思想之複雜錯綜,卻是因此所喚起的結果。其結果我叫做「二十世紀初年之煩悶」,我們要是哲學地去看,此種煩悶自然不是人生觀的,或說是青年的;乃是哲學的宇宙觀的煩悶。此種煩悶化表一種要求,即要求一哲學的統一的宇宙觀。此處作論題的論理主義,不過要把論理學作為標本,以論理的形式來規定智識之內容,乃是要論理地去建設,去說明智識的價值;不是Logiam,乃是Logicism。


新實在主義的認識論, Xinming Zhou Jan 1929

新實在主義的認識論, Xinming Zhou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從偏方的移到哲學的全部:認識論是近代哲學的核仁,研究新實在主義的哲學,對於這點,尤應給予莫大的注意。這並不是故為認識論吹噓,不過沒有領會到這點,近代哲學的精神,無從融釋了解。最近哲學的宏願,總要把傳統方法推翻;把認識論從宇宙觀本體觀解放出來。什麼上帝,什麼宇宙的終因,已消聲絕影於哲學舞台。不先解決世界觀人生觀這個「觀」字,一切答案皆無意義。認識論的對象就是「觀」,就是要明暸心與外界間所發生的關係。新實在主義的運動,於是應運而生。他們的第一石駿就是對於「Esse est Percipi」的抗議。二十年來,本運動的成績是:在認識論中,把外界從心裡解放出來;在本體論中,把多元從絕對解放出來;在宇宙論中,把無盡的創造從機械的定命解放出來。由心物的分立(認識論所得之結論)演到宇宙之多元,演到永無止境之進步。如是則認識論簡直是微渺的芥仁,長枝發葉,飛鳥還要借它的思惠呀!


新康德哲學三派之比較, Nai Zin Zia Jan 1929

新康德哲學三派之比較, Nai Zin Zia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本篇所要討論的,是在二十世紀初年,(歐戰前)德國哲學思潮底一部分。德國真是一個天生就的「哲學的」民族。我們不妨套一句亞里士多德所說過的「人是社會的動物」底話去評贊他們:「德國人是哲學的動物。」而德國哲學諸流派,又大抵歸匯朝宗於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


中學國文課程之商榷, Zhen Ruan Jan 1929

中學國文課程之商榷, Zhen Ruan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自改行新學制後,高初中學課程,校自為風,人自為政,紛歧已極。關於國文各學程之教學,作者已另有專書。茲篇歷考民元以來新舊制中學國文課程,先為分析整理,以與國內教育家及課程標準委員會諸君一討論之。


初中國文教材程度的比較研究, Zhen Ruan Jan 1929

初中國文教材程度的比較研究, Zhen Ruan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按國文教材程度深淺之鑑別,無確定不移之標準可以根據。蓋教材程度須針對學校程度而言,而此中關係,至為複雜。從國文教材言:文章辭句有淺深,藝術有淺深,內容有淺深,意境有淺深。而我國今日在中學國文教材方面,尚無公認之實驗之統計結果可以根據,則程度淺深之標準至為難定。從學生程度言:學力程度有高下,智力程度有高下,而根據心理發育之程度,則又有理解力欣賞力之高下;且各地各校教學成績之優劣不同,學校程度亦有出入。茲姑根據研究者個人之經驗,以皖浙閩粵桂各省一般中等學生之國文程度,為全國一般中等學生之國文程度之標準,而畧予提高,以為判斷一般中學國文教材程度之淺深之根據。研究者曾在皖浙閩省中等學校教授國文八年,且曾查閱並研究中山大學及廣西大學預科入學國文試卷一千七百七十一卷,在廣西考閱舊制師範及新制高級師範畢業生之國文試卷八十八卷,在廈門考閱閩南各初級中學畢業生國文試卷五十餘卷,而平日教學,亦尚注意於學生程度之考察,則以個人經驗之根據,推測國內一般中等學生之國文程度,或尚不致有重大出入也。其有統計結果可根據者,則中山大學預科入學試卷一千三百八十四卷,及格者(以思想清楚文化大致順暢為六十分及格標準)僅一百九十卷佔百分之一三·七四,廣西大學預科入學試卷三百八十七卷,及格者僅二十互卷,佔百分之六·四五。至試卷之平均程度,則中大為四二·八三分;桂大為三七·六四分。可見一般中等四年生之作文程度,其距思想清楚,文化大致順暢之六十分及格標準尚甚遠。其讀書能力與理解程度,雖無統計結果可以根據,亦可於作文程度中見其一理矣。


孔夫子與孫先生 : 歐遊雜感之一, Xujing Chen Jan 1929

孔夫子與孫先生 : 歐遊雜感之一, Xujing Chen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八年前,星架坡育英學校校長陳種仙先生,呌我用膠水畫張孔子像:像的上面題「至聖孔子肖像,」下面是署我自己名字。畫好掛於該校禮堂的中間。民國十三年,我赴叻省親,到育英時,還見孔子肖像照舊掛着。這次歐遊,道經星島,育英當局,要我到校同各同學談話,我見得從前所掛孔子像的位置,已換掛孫先生的像;孫先生的像是印的,像的上面題有「總理遺像。」我自去秋返國,逗留十個月,所見各處公共地方所掛的,惟有孫先生的像;育英雖然以從前孔子所居的位置給與孫先生,但是孔子的像,仍移於掛孫先生的像傍邊。我離育英後,坐車回寓,在繁盛的大馬路上,雖然是車馬如雲,行人若織,然在我的印象中所感覺最深的,還是育英禮堂的壁上的孫先生和孔子的像。


越娘背燈, Nanyang Qian Jan 1929

越娘背燈, Nanyang Qian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背燈」的意義總算有著落了,然而不能認為滿意。現在尚有幾個疑問,希望讀者指教。

(一)越娘背燈戲劇久以失傳,無從知其內容,且甌歌裡所叙述的背燈情形,不知是否和宋元時候完全相同,且除甌歌之外,比他年代早的書籍中,不知還有記載背燈事情的麼?

(二)現在永嘉民間背燈的風俗,和石氏所叙述的完全相同的麼?

(三)這種風俗是否僅限於永嘉一地,還是別處也有的?

(四)南戲和雜劇的名目,在「越娘背燈」上都有「鳳凰坡」三字,「鳳凰坡」,不必說是越中的地名了,然而究竟是何處呢?在永嘉麼?


岑參年譜, Yihui Lai Jan 1929

岑參年譜, Yihui Lai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在唐代詩人中,岑參固然不是第一流作家,而我對于他──也許是偶然的──卻早已發生了不少的興趣。當我在初等小學讀書的時候,就熟讀了他的白雪歌,當然,還不會欣賞那"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更無論那"山迴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了。如今經過了十多年,而我卻不曾忘記。有時還讀他的作品。此篇大概是為着這個原故罷。


魯濱孫的中國文化觀, Shouyi Chen Jan 1929

魯濱孫的中國文化觀, Shouyi Chen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魯濱遜飄流記以一七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出版於倫敦,牠的原文的標題是The Life and Strange Surprising Adventures of Robinson Crusoe, of York, Mariuer, 牠的著者是英國人但以理·第福(Daniel Defoe)。第福那時將近六十歲了,曾度過好幾十年的多方面的和繁複的生活,曾經嘗試過多少幸運厄運。就最有趣味而似乎極端的而說,牠曾在他父親在倫敦所開的屠店嬉戲;他曾預備做脫離國家宗派的基督教傳道人;曾在Cornhill開過一所賣襪的舖子,虧了萬多磅的本;曾為威廉第三的擁護者,作了很多本政治運動的小書,獲了不小的時譽;曾為女皇安尼(Queen Anne)捧場,寫過好幾首不大高明的詩;曾因言論迕時而負枷,下獄;曾替首相哈爾來Harley做過政治的間諜;曾經屢次改換他的政治的主張和立場;藐是流離,至於暮齒。


崇拜科學文明之一瞥, Bozhi Wang Jan 1929

崇拜科學文明之一瞥, Bozhi Wang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近世文明底演進,是以人類為中心的。這也不過是人在過去的時期,已經親自受了許多盲目的權威底轄制;到了現在人就不能自禁的要求自由底伸張了。我們知道轄制和自由的相偶,自然會起衝突;所以人間呼喊……解放,解放……的聲浪,不絕於耳。從這種普遍要求獨立底現象,我們就看見兒女不服從父母,妻子打倒丈夫,媳婦控制婆婆,勞工反抗僱主,市民謀叛政府等等顛倒乾坤的事實;不能說是不多了!若我們想救濟這紊亂無緒底狀況,只有將宇宙一切事物之佈置,都依着人類中心觀念底一條路上走去。因此便可認定人之智識是創造社會和歷史底工具。社會為適應人類需要而創造底器具。歷史一方面為人類知識活動底結果;他方面為人類建築將來世界的根基。進一步說,假使我們期望去發見人是一個什麼東西,同時又想知道他的本領能做出些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以及怎樣去滿足他的慾望的話;我們不妨引俄托教授(Prof. M. C. Otto)解釋「人是什麼?」底一段文字來研究一番。俄托說:「人,就是那從現今奮鬥掙扎中所演出種種複雜和矛盾底事實而產生的。他的過去時代已經獲着人生長所成熟底果子。他的將來是必需依着他的種族底繼續性而規定了。假若他能綿延下去,那他就可以尋去此方法來改善他的本身。他表現着垂頭喪氣的樣兒,是因為他有時否認他自己所發出的底言論;然而同時他又贊成他自己曾經否認了的意見。他真似乎是反復無常的。若從不能決定的嚴重方面推察,他每時代和每時刻都要估定他自己本身。他雖想要逃脫那明白底公式;然而他很恐懼那不可思議的東西把他捉住。他拒絕那計劃他前程底圖表。沒有甚麼理性和美術底工作,能夠把他降入深淵或昇於雲端;或將他清楚的描寫和推察出來。環境的機遇與他沒甚助益。兇暴的壓迫,也沒有法使他挫志喪膽。反之,就是那適意的境況,也不能引誘他苟且偷安。他的終局,我們難以判斷;或者他是歸於空虛,也未可知。不過這地球似乎已經允許他有能力去成就他的志願。正如華提明(Whiteman)講的『茫茫希望的瀑布,滔滔不絕。』他將來或者成為愛末尚(Emerson)的『黃金不可能』(Golden Lmpossibility)。或者成為佈浪林(Browning)的『尚未成就。』(Not yet formed.)又或者成為哈地(Hardy)的『宇宙底不可描寫的焦點。』(Indescrible Focus of the Universe.)這些事情怎樣變遷和結局,都是難以預料的。」換句話說,人是有這樣底精神和氣概,更是他具有獨特驚奇底天性 ...


中國之棉作, Shanquan Wang Jan 1929

中國之棉作, Shanquan Wang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棉屬錦葵科,其原產地為熱帶,或半熱帶,具草木二性。其初在熱帶為多年生之木本,其後移植於溫帶,因天演及選擇之關係,成為一年生之草木。惟其原有之木性,雖隱而未泯。


近五年來中學作文題目之統計, Zhen Ruan Jan 1929

近五年來中學作文題目之統計, Zhen Ruan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按五年前之記叙文題,多注重遊覽旅行,名勝建築,及風景欣賞。近年雖仍以遊覽旅行佔多數,而較前已減少;於名勝建築及風景欣賞所減尤多。(參看拙著中學作文題目研究,尚在印刷中。)蓋遊記相類之文,往往兼有描寫風景,發抒感慨處,宜於高年級生作,而不甚宜於初年級生作也。初年級生作遊記文字,往往易於抄襲成文,甚且全抄他人成文,畧改一二語,即可敷衍。此由於自身尚無描寫及感慨之能力故也。作者私意以為此後於參觀調查及風俗民生之紀叙文字,中學生尚可多作;而於遊覽旅行,名勝建築,及風景欣賞之紀叙文字尚可少作。時節及氣候一目,或可完全不作。因此種題目,重在描寫景物,而題目空洞,偏於文藝性質,往往令作者無從寫者。例如「今年的中秋」,「初冬」,「冬天的早晨」,「秋之夜」「清明」「近日的天氣」,等題,非文人不工也。如合事實記之,則近於小說而非記叙矣。


現存老子道德經注釋書目考畧, Nai Zin Zia Jan 1929

現存老子道德經注釋書目考畧, Nai Zin Zia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自有老子道德經以來,解釋道德經者,到底有多少人?道德經的注,到底有多少種?到了今日其中究有那幾種已告亡佚?有那幾種尚慶生存?這是個很值得攷查──雖很麻煩,卻也很有趣──的問題,而且更為研究老子及道家思想變遷底先決條件。


羅羅說畧, Chengzhi Yang Jan 1929

羅羅說畧, Chengzhi Yang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羅羅是西南民族中重要的部族,其大本營居滇川黔三省高山峻嶺之區。其語言,文字,風俗,習慣,思想,制度,體格……在中國書籍上(或許說做滇川黔的縣志。府志和省志比較妥些。雖然少部分或零碎的記錄,然多屬於捕風捉影之談)。外國的調查家,宣教師和旅行家的著述,又許多語焉不詳,使我們未能得窺全豹。這樣說起來,羅羅族的研究尚在萌芽發育的時期,要待開花結果,還專靠園丁們的努力培養與否。在文化落後的中國,幸這三四年來對於民族學(Ethnology)和民俗學(Folklore)才漸漸有人注意到,然而對於稍具科學方法的著述又是寥若晨星,反要來參考外國書,才能得着概要,這是多麼可歎息的事情!


本校關於佛教之文獻題 Jan 1929

本校關於佛教之文獻題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大王新修大藏經 六十七冊(第一期)又總目錄二冊 這真不能不說是一件曠世的偉業!纂修者高楠順次郎(Prof.J. Takakusu, M, A., Ph. D., Lit. D.)是現代佛教界的重鎮,他發了大宏願,糾集若干同志,組織了一個「大正一切經刊行會」,(現移於日本東京本鄉三丁目三番地大雞閣內)將浩瀚的佛藏重加整理,編訂,校勘,增補,修正,而印行之。這六十幾冊不過是第一期,已費了四五十個人的七八年的心血。這書的特色是在取十幾種藏本一一比對,將其異同增損處,詳詳細細地註明在每頁之下格,使讀者得同時並收諸藏於眼底。工程之大,曠古所無。印紙分兩種:洋紙者每冊日金十圓,日本紙漢式裝訂者,每冊另加五圓。第二期已在繼續出版中。


本校蠶絲研究情狀, Baoguang Fu Jan 1929

本校蠶絲研究情狀, Baoguang Fu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本校蠶絲學院對於蠶種桑絲之研究狀況及其最近所取之方針如下: 蠶種之研究 粵省天時多濕,溫熱亦高。原產蠶種結得之繭,大都形小層薄,浮絲多而舒解難,顆粒輕而絲量少,此如大造一種,水結頗多,繅製上亦較江浙日本者為難;故為求吾粵絲業澈底改良起見,當自改良蠶種始。一方先從土產之輪月大造着手,以科學的嚴格採選,汰弱留強,存優去劣,反覆行之,用為原種;他方則輸入外來佳種,以與本校採選之純種交配,製成雜種,或一代交配種,以冀品質日臻上乘,絲量亦日就豐收,茲將現經改良之蠶種成績,述其梗概如下。


第七屆國際哲學大會 Jan 1929

第七屆國際哲學大會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和教育,醫學,郵政……一樣,哲學也有國際的定期集會。上一次是於一九二六年在東美哈佛大學舉行,可惜我國沒有代表出席。這一次是第七屆國際大會,定於本年九月一號至六號在英倫牛津大學舉行;議題已公佈如下。


哲人其萎 Jan 1929

哲人其萎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現代哲壇曾隕了一顆大星!霍抱思博士(L. T. Hobhouse 1824-1929)主倫敦大學社會哲學講座二十三年,著有Development and Purpose, 1913; Social Evolation, 1911; Morals in Evolution, 1906; Mind in Evolution, 190及關於社會思想等書,在Mind學報及倫理國際雜誌上,時有傑作。其哲學系統以批判的實在主義聞於時,和那個Space Time-and Deity兩大冊的作者S.Alexander齊名。不幸於客夏稅駕道山,寰球惋悼!


懷特黑的哲學, Xinming Zhou Jan 1929

懷特黑的哲學, Xinming Zhou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本論文的主旨是在叙述一個從荊棘的道路打進到自己的田園的懷特黑教授(A. N. Whitehead 1861-)的思想活動歷程(Mental history)並忠實地介紹他的哲學系統。


閻若璩的考證學, Zhaozu Rong Jan 1929

閻若璩的考證學, Zhaozu Rong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清代的學術,以考證學為最進步。漢學家的造詣,其方法的精密,近人每認為暗合於科學方法。在清代的初期,以顧炎武(1613-1682),閻若璩(1636-1704),為漢學家的先鋒。顧炎武考證古普,其方法沿於明陳第(1541-1617),雖方法加密,應用更精,要不能說為無所依傍。閻若璩考證古文尚書,旁徵曲引,博大遠深,遠出乎朱熹,梅鷲之上,雖不掩瑕疵,而大體近是。江藩著漢學師承記列之第一位置,蓋不獨於漢學較之顧炎武漢宋雜駁者為純,而體大思精又似較之顧炎武為造詣深至。我讀閻若璩所著尚書古文疏證,四書釋地,潛邱劄記等書,及張穆閻潛邱先生年譜等。畧記他的考證方法,條比整列,得例十五。前十例,因類覓證,足以發入深省;後五例為考證學家應有的態度。並記閻若璩關於考證上的生平及言論,為通說一則置前。缺漏譌誤之處,望識者正焉。


現代著名新式小學之介紹, Zaiyang Cui Jan 1929

現代著名新式小學之介紹, Zaiyang Cui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我們披閱歷史,不難想及初民時代的兒童,他們是如何由實際做事以學習,而且俱以家庭為教育場所。城市發達,人文進展,逐將學校與實際生活分開,而教育的功能逐因以鈍滯了。在柏拉圖理想國一書中,我們會看見蘇拉格底許多反對詭辯家及教師們的言論,然而終無效果。學校是這樣的流入閒暇階段,無形中與勞作階級分了清楚的界限。大家把學校弄成裝飾品,把教育的內容遠離了實際的生活。這個風習流行至於今日,還是蓬勃漫遍。不過雖然這樣,實際上幸喜亦已有不少地方早已覺悟,為部分的或全體的改造起來,好得與實際生活逼切連合。這種新的運動,現雖正在茁芽待長之時,但其長成發展實指日可待。


道與邏各斯, Nai Zin Zia Jan 1929

道與邏各斯, Nai Zin Zia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這篇論文底動機,發於去夏作者在東京和一個日本教授底一席話。他先提言:『東方真是「道」底王國啊!』。我便應說:『那麼,西方不妨說就是「理」,即「邏各斯」底王國了』。東西洋文化比較論底根源,或者就在這道與邏各斯底區別上。


牂牁江攷, Zhenzao Tong Jan 1929

牂牁江攷, Zhenzao Tong

嶺南學報 Lingnan Journal (1929-1952)

牂牁江因戰國時楚軍伐夜郎至此,錫名,早流傳寓內。自漢武帝伐夜郎,兵下牂牁江,入番禺後,厥名尤著。迨歷年甚久,水道名稱,,均已紊亂。于是傳聞異辭,莫衷一是。故近製古今輿圖者,詳繪水道,未敢決定一列其名。即如先後考定牂牁江者:言人人殊,綜提厥要,有下之六說。